我打算在黄昏时候出发,搭一辆车去远方……

【特别推送】献给母亲节的“摄影与诗歌”

外星:

本心即菩提:



「行摄间」:







祝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




黎明的酒杯 ‖ 行摄间成员:







东关街《母亲》








摄影:一湾浅笑








《啊,母亲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----舒婷




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,
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
紧紧拉住你的衣襟。
啊,母亲,
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,
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,
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。
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,
生怕浣洗会使它
失去你特有的温馨。
啊,母亲,
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?
生怕记忆也一样褪色啊,
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?
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,
如今戴着荆冠,我不敢,
一声也不敢呻吟。
啊,母亲,
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,
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,
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?
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礼品,
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
给花、给海、给黎明。
啊,母亲,
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,
不是激流,不是瀑布,
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古井。








和妈妈一起看海





摄影:清酲 








《菩萨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北岛








流动着的衣褶
是你微微的气息
你挥舞千臂的手掌上
睁开一只只眼睛
抚摸那带电的沉寂
使万物重叠交错
如梦
忍受百年的饥渴
嵌在你额头的珍珠
代表大海无敌的威力
使一颗沙砾透明
如水
你没有性别
半裸的乳房隆起
仅仅是做母亲的欲望
哺育尘世的痛苦
使它们成长








老城里的母女 





 摄影:城南牧野








《给母亲的信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----叶赛宁








你平安吧,我的老母亲? 
我也挺好。我祝你安康! 
愿你小屋的上空常常漾起 
那无法描绘的薄暮的光亮。 




来信常说你痛苦不安, 
深深地为着我忧伤, 
你穿着破旧的短袄, 
常到大路上翘首远望。 




每当那苍茫的黄昏来临, 
你眼前总浮现一种景象: 
仿佛有人在酒馆斗殴中 
把芬兰刀捅进我的心房。 




不会的,我的亲娘!放心吧! 
这只是揪心的幻梦一场。 
我还不是那样的醉鬼: 
不见你一面就丧命身亡。 




我依旧是那样的温柔, 
心里只怀着一个愿望: 
尽快地甩开那恼人的惆怅, 
回到我们那低矮的小房。 




我会回来的,当春回大地, 
我们白色的花园枝叶绽放, 
只是你不要像八年前那样, 
在黎明时分就唤醒我起床。 




不要唤醒我旧日的美梦, 
不要为我未遂的宏愿沮丧, 
因为我平生已经领略过 
那过早的疲惫和创伤。 




不用教我祈祷。不必了! 
重温旧梦已没有希望。 
惟有你是我的救星和慰藉, 
惟有你是我无法描绘的光亮。 




你就忘掉痛苦不安吧, 
不要为我深深地忧伤, 
切莫穿着破旧的短袄, 
常到大路上翘首远望。 




(顾蕴璞译)








打工的妈妈带着孩子观看儿童节表演





摄 影 :韩鸣丰








《纸船-寄母亲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----冰心








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,
总是留着——留着 ,
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,
从舟上抛下在海里。
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,
有的被海浪打湿,沾在船头上。
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地叠着,
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。
母亲,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,
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。
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,
万水千山,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。








风雪吹不散我们的笑容,吹不散我们对生活无限的热忱





摄影:田纳西Tina








《村庄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----海子








村庄中住着母亲和儿女
儿子静静地长大
母亲静静地注视




芦花丛中
村庄是一只白色的船
我妹妹叫芦花
我妹妹很美丽








乞讨的母子





摄影:孙娇 








《致我的母亲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----歌德








尽管长时间没有向你问安,
没给你写信,可是,别让你心里
产生怀疑,好像你儿子应有的
对你的深爱已经从我的胸中
消失。决非如此,就像那岩石,
在水底深深扎下永远的万年根,
它决不离开原处,哪怕是流水,
时而用风浪,时而用柔波从它
上面流过,使人们看不到它,
我对你的爱,也是如此离不开
我的胸中,尽管人生的长河,
时而受痛苦鞭笞,汹涌地卷过,
时而受欢乐的静静的抚爱,
遭到覆盖和阻拦,使它不能
向太阳露面,不能映着四周围
返照的阳光,在你这慈母的眼前
向你显示你儿子是怎样崇敬你。












摄影:老丁








《母女俩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  ----冷霜








太阳很大 但近来她的脸上总是阴天。
它曾经很光滑,先是岁月的旱冰场,后改作
化妆品的小公园。她冷静地看她女儿的
一招一式,比旁边的母亲们更加老练,
心里却盘算着回去买菜和做饭的时间。




“滑吧,别怕,慢点”,为什么微笑
就像系紧在冰鞋里,又如何优雅地将你的小脚
不可控制地推向终结?远远地,向松弛的双臂
张开双臂。火车呼啸,带走阴影,
下午还长,你健康的肤色以后会使你忧愁。








与海





摄影 :浊酒








《决堤的哀戚》-献给母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----绿蒂








您生命的脉动
在仪表上缓弱为零
焦虑就成为无法抑制的悲伤
泪水是泛滥决堤的哀戚




在我掌握中
一分分、一寸寸地
成为漠然的冰冷
是您,推动摇篮的手
是您,搓洗过无数衣物的手
是您,拥抱过九位子女的手
是您,牵引我穿越马路的手




竟然是这般瘦小纤细
纤细得令我心酸
挽起疏落的白发
弱不禁风的您
挺立为不朽的塑象
在我心中




在记忆的黄昏中
在故乡的碎石路上
是您微微佝偻的身影
是您重复又重复的叮咛
将我孤独的告白
折叠成一片小小的枫红
萧萧瑟瑟地飘逝
在带点雨、带点寒意的风中








途中遇见的母子





摄影:叶子视觉








《老屋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- 祥子








老屋坐在溪上
你走进它的傍晚
鱼在榕树底乘凉
堂屋上摆着
二百年的烛台
你伸手触摸
户外坡上的土地
一如抚慰
逝去的年代里
目光憔悴的母亲
她们默默遥远的牵挂
使你长大成人
你坐在窗明几净的屋里
想起从前的事情




眼中闪着泪花
如窗前清亮的溪水
你叠起无袖衬衫
搭在椅子背上
这时天色尚明
夕阳斜照着床顶
风拨弄着你的长发
蚊帐纤尘不染






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





摄影:清酲








[摄影与诗歌]




 




祝福天下母亲节日快乐!








《摄影与诗歌》  编辑组








主   编:  黎明的酒杯 




本期采稿编辑:苏枯、兰戈、James、珈醴




排   版:珈醴




2015.05.10






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可查看上期特别推送“尼泊尔,我们离你不远”















版权说明:本文所用摄影作品均取得原作者授权使用,本文版权归“摄影与诗歌”所用,欢迎喜欢的朋友转发,但务必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摄影与诗歌公众号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144)
  1. 阿拉丁||行摄间成员「行摄间」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王涵Arvin「行摄间」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就这样,静静的,观赏(๑•́₃ •̀๑)黎明的酒杯 ‖ 行摄间成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妈妈,节日快乐!

© 愫月风辉 | Powered by LOFTER